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无线泛舟–陆征的博客

移动互联网从业者,移动终端钻研者,行业观察者与实践者。欢迎同行邮件交流:luoluorain#sohu.com

空间

挑战霸主:辽沈战役启示录(3)攻心、反转

作者:陆征

本文为个人原创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及作者,谢谢。

三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

林彪携东野大量发展根据地,并充分利用国民党内部调整时间发展自己,终于迎来自己的战略反攻时机,强势南下。

围长春,困而不攻,引国民党内部嫡系支系内乱,曾泽生投诚反攻,顺利接管长春;攻锦州,沈阳廖耀湘先是求保存自身不肯及时救援,后又被迫出战,进退失据,被运动战全歼。

随后破沈阳,大量东北国民党军队投降,从此东北野战军兵力破百万,解放全国只是时间问题。

最后的看点,是国民党中层将领的投诚。在解放战争中,国民党将军投诚者,不乏对蒋后来作战战功赫赫者。可见,用人唯亲的恶果,就是让这些能力不凡却享受二等公民待遇的将领们不肯卖命作战,反而寻找合适时机反戈一击。

而且,仔细一看,共军东北总指挥林彪,就是黄埔军校四期生,与东北的国民党嫡系,本来就是同学的关系。却一个亲蒋,一个跟毛。虽然毛泽东这方实力有限,但是对林彪来说,未必不是一个更受重视更得到充分发展空间的机会。

这也像当前的霸主公司与竞争者的关系一样,仔细去观察,会发现其高层的背后,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爱帮搜索的董事长,是以前百度的CTO;网络游戏竞争者天联世纪的创办者朱威廉,曾经给游戏霸主陈天桥打过工。

不仅仅高层,中层基层,也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当年sina第一批的编辑们,如今的发展脚步,不少是在sohu、腾讯中。

因此,对比一看,就可以发现,真正干掉霸主的,就是霸主自己,是霸主自己内部的精英。当霸主变成霸主之后,庞大的体系已经无法给内部的一些精英足够的机会和挑战时,就会发生分手,反攻。

当年华为大将李一男携大量华为骨干, 成立港湾,就差点掀翻华为。如果不是任正非处理得当,也许现在的霸主已经不是华为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史玉柱最近推出一个内部股权的大改革,给内部的精英们一个更大的获利机会。因为深谙人性的史玉柱,一定知道战败自己的只有自己的道理。与其等待别人来推翻自己,不如自己来改变自己。

在现实中,霸主公司的颓势,往往可以从其人才的流失速度中反映出来。当大量被霸主培养的高手们离开,在同一领域发挥出的对抗力量,是足以致命的。而当挑战者逐渐形成规模后,霸主的内部必然产生更大的瓦解力量,将有更多的霸主内部的人,投靠挑战者。

前段时间闹得轰轰烈烈的51挖人被腾讯起诉的事情,就是51这个挑战者成功吸引霸主内部瓦解的一个重要事件。

因此,其实都不用站在员工的立场上,去提醒企业主对人才的重视和保护;最终颠覆自己的,必然是自己人,所以,企业必须要保护好人才。当然,法律限制是必要的,但是像史玉柱这样的攻心为上,才是上策。

这也提醒创业者,如果有机会,最好在想创业领域的霸主公司去贡献几年;或者至少在创业起步形成一定规模后,好好的吸引霸主内部人才来予以支持,以彼之矛,攻彼之盾,才是走向最终成功的关键。

读后感,到此结束。

Tags: , , , ,

星期日, 06月 28th, 2009 行业观察 没有评论

挑战霸主:辽沈战役启示录(2)授权、用贤

作者:陆征

本文为个人原创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及作者,谢谢。

二,充分授权一线,唯才是举

1945年,东北野战军随抢先到达东北,但兵力有限、战斗力不足。反观国民党军队,当年在东南抗击日寇的王牌铁军,桂系大将白崇禧、入缅远征军军长孙立人,不仅作战经验丰富、作风勇敢,而且都是多谋善用兵之人。

四平一战,林彪带领的东北军遭遇最大失败,几乎全军覆没,退守哈尔滨。只需要再前进一步,就可以将东野全部赶到中国境外。

谁知道风云突变,蒋介石忌白、孙两人非自己嫡系,不仅不同意白崇禧的消灭东野的全盘计划,反而毅然决定调离两人,转派自己的嫡系接管“胜利果实”,从而放任东野迅速发展根据地,壮大自己的实力。不仅错失胜局,而且让形势从此逆转。

随后,在面临东北野战军全线反攻,蒋介石陈兵于重点城市,频频飞临前线亲自指挥,即使在后方,也无时无刻不遥控战局。造成前线军队进退失据,前线黄埔名将林立,却被东野分而治之,全线崩溃。

反观GCD一方,毛泽东充分给予林彪全权,从不越过他任意指派军队行为,让东野有充分自主发挥权力,真正做到用人不疑。这种信任与不信任,放权与不放权之差,也成了扭转局势的一个关键。

蒋介石以当时民国头号人物,相当于董事长级别的人物,不仅对非嫡系高管忌讳非常,不肯坚决授权;而且即使是自己的学生们,也不肯真正信任他们的决定,放掉决策权。

在现实中,很多大企业最高人物也有亲自作战的习惯。每每喜欢亲自挂帅,或者背后全程遥控,指示具体详细。这样的做法,往往将公司的成败完全系一人身上,而且反应缓慢,即使一号人物always right,也难免贻误战机。

这是因为,大公司包含了太多的部门和人员,必然不可能再做成完全扁平管理。中心管理层,实际上已经很难触到最基层人员,对最新状况无法敏锐获得。从下到上,再从上到下,仅仅这个过程就已经很长了。

而且,一个大公司,因为有了过去的辉煌,必然有一批功勋重臣,再来一批守土之士。但这些人性格各异,难免与最高领袖亲疏有间。这往往会造成如同白崇禧一样的难题,即开拓局面用人才,胜利果实送嫡系。

别以为这只是传说,有心的人,数数就能发现互联网大公司历史上开辟了多少个优秀的新产品,却又有多少往往转瞬几年,就如流星陨落。为什么新的尝试虎头蛇尾?只要你稍微仔细一点探听,就能知道,白崇禧悲剧再次诞生了。

而新的公司,为了挑战霸主而生,断不可在一开始,就学习大公司的官僚体系,让原本简单的人员沟通变得无比繁琐。更不能稍有成绩,就对大将开刀(不过通常新公司派系尚少,很少出现类似情况)。而在关键的拓荒部门,不干涉,给予足够的空间,就是最大的支持。当然,前提是这个开路先锋的人选,要选择好。

以弱敌强,难免惊险连连,更可能出现开始的一败涂地(林彪也是先败而后胜)。但是能坚信人才,敢用人才,才能等来最后的胜利。如果一个小公司的战略反应比大公司还缓慢,刚小有成绩就把大姑大姨都放到公司核心位置,那么除非你是做的有益广大幼齿网民的绿坝软件,否则断无成功的道理。

而面对霸主公司的正面抗衡,也千万不要如同博客中国的方博士一样自乱阵脚,比大公司更大公司的阶级斗争,只要埋头坚持,霸主公司内部自有玄妙变局。

今天的读后感,到此告一段落。

Tags: , , , ,

星期四, 06月 25th, 2009 行业观察 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