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无线泛舟–陆征的博客

移动互联网从业者,移动终端钻研者,行业观察者与实践者。欢迎同行邮件交流:luoluorain#sohu.com

贪婪

不仅仅关于扫黄打非这些事儿

作者:陆征

本文为个人原创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及作者,谢谢。

要说最近网络上最大的热点,扫黄打非自认第二,第一怕也难寻。其实对这件事儿,本来没什么可说的。一件件,事实确凿,无需争议。

可能之所以让我更加关注的原因,是因为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,突然向我咨询一些有关其家人的事情。原来这个家庭,也卷入了最近的这些事情当中。所以这位当事人的家属,其焦急与惶恐,还是挺让人唏嘘的。但是除了安慰宽解,我也知道在现下这个形势下,典型份子的后果,实在不是可以乐观的。

所以今天谈一点务虚的话题,看懂了,就看懂了;看不懂,努力看懂。

通常,根据“矛盾是对立存在的”这个普遍真理,任何领域都是存在漏洞的。有些漏洞,不太明显。一般来说,最开始,会有一群人,我称之为“破坏者”,发现这个漏洞,开始投机,试图借此获得利益。

通常在这个时期,“监管者”会几苍蝇拍将“破坏者”拍死,但是由于缺乏太多的先例与既定规范,而且社会影响不大,所以往往处置有其灵活性。随后,故事开始嬗变,有新的一群人,借着“破坏者”的举动,也发现了这些漏洞,并开始思考。我称这些人,为“架构者”。

由于众所不周知的一些原因,“架构者”可能通过一些方式,与“监管者”达成一些潜在的谅解,俗称“潜规则”。因为对“潜规则”的掌握,“架构者”开始积极寻找他们的代理人,我称之为“执行者”。这些“执行者”,数量少,与架构者有较为紧密的关系,因此可谓占足先机,充分发挥潜规则,获得利益,并且逃避掉了“破坏者”需要承担的负面惩罚。

当“执行者”获得利益时候,必然引发更大范围的关注,此时,我称之为“核心跟随者”出现,他们主动上门求教,求问秘籍。就这样,潜规则随着“执行者”与“核心追随者”被不断放大,其影响力与日俱增。

终于,大批“普通追随者”,也发现了这个情况。“恍然大悟”之下,照猫画虎,肆无忌惮的开始传播潜规则,并以此为“圣经”。故事到了这一步,“监管者”就坐不住了,严厉的政策开始紧张讨论。随着政策和措施的成熟,“架构者”们因为天生的某些优势,可以更早的获得行动信息,于是通知绝大多数“执行者”,酝酿集体撤离。

因此,当“监管者”的措施疾风暴雨的放下来的,绝大多数的“普通追随者”和少数执迷不悟的“核心追随者”,成为了最后的承担者。而因为积重难返,往往这些人,结果比那些“破坏者”,还要糟糕的多。

07年时候,普通追随者之一的卖茶鸡蛋的大妈,都知道买股票可以挣钱,于是股市崩盘了;09年时候,丈夫无业的夫妻俩都发现涉黄网站可以挣钱,于是该到清算的时候了。

按照天主教原罪的理论,但凡陷入其中者,未必本无智慧,只是“贪婪”两字,如猪油一样蒙住了他们的心窍。否则,能当上还算著名网站的CEO的人,实在不能和笨蛋两个字划等号。当然,何止是小鱼,如同黄光裕、张春江这样的大鱼,也没逃过“贪婪”的惩罚。

而借一个抽象的说法,只是为了告诫那些处在“追随者”位置却自作聪明的人们:赌博比人品这件事有个特点,只要失败一次,之前成功一万次,也是一败涂地。西方还有句谚语,叫:上帝只救自救者。

年关将近,愿所有读过此文之人,能长守谦卑之心,自己给自己,一个幸福平衡的人生。

Tags: , , ,

星期四, 01月 7th, 2010 行业观察 没有评论

行业原罪的背负者:向SP人致敬

作者:陆征

本文为个人原创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及作者,谢谢。

这个话题想写,由来已久。这个话题一直不太敢下笔,是因为不知道写出来会有多么沉重。而且很多人从各个角度谈过了,老生常谈,不知能否谈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今天要谈的SP人,不是SP行业的大佬,而是在大佬手下,努力干活养家糊口的一批人,一大批人。

进入互联网行业以来,虽然真正亲自操作sp业务的时间很短,但是坦白讲,既然个人所在公司经营sp业务,个人从公司获取的收益,当然也或多或少,受益于sp的贡献。

我一直在说,中国的无线互联网是个政策市,其实,这一点是理解所有行业逻辑的根本。从再大环境一点来说,自从邓爷爷号召改革开放以来,经济先行闯关,30年的发展之后,经济发展的速度,已经远远把政策和上层建筑的发展速度抛在了后面。这种经济与上层建筑的倒挂,不仅仅出现在无线互联网行业,也出现在各行各业。

由于这种倒挂,政策与实际情况的不匹配,必然诞生了一个大范围的空心层,而先行者们,自然会利用这个空心层,利用政策管理落后的现状,来牟取超乎人们想象的利润。SP行业,大抵也符合这个规律。

但是,大概也没有哪个行业,会受到媒体如此的关注,会因为这种操作而名声拖累到如此地步。315曝光,行业整顿,SP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。当SP人因为搜刮了每个人一块两块而抬不起头的时候,房地产这个让无数人陷入长达几十年负债的奴隶生涯的行业,却产生了无比灿烂的光环效应,成为了媒体中的明星,让无数国家级的专家学者都嚷嚷着救助他们。

你能平衡么?我反正不能。看看所谓高薪的一批SP人,现在不也很多人成了高额房价的牺牲品么?都说不能五十步笑百步,但是五十步的人被鄙视了,百步的人却成为了明星,是什么道理呢?

而且行业内所有人都不可否认一点,是SP人真正成就了中国互联网行业,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“民族企业”救世主。没有sp,在没有网络游戏的时代,中国互联网必然被外资企业全线攻陷。

在以前公司工作期间,一位做sp的同事(众所周知的原因,不方便透露姓名)就曾经很诚恳的对我们部门(我们是做无线客户端的,面向未来发展的)说,你们就好好做内容做发展做未来,挣钱的事情我来搞定。

话虽然简单平凡,但是其中滋味,大概也只有行业内的人能够完全领会。这种贡献,带来了整体的发展,但是牺牲,有多少人能够看到呢?

当年也曾经短暂的参与过一些SP的推广工作,但是终于选择还是离开这个领域。原因并非我伟大到每日夜里饱受良心谴责,而是我因为私人发展的考虑,发现做SP太习惯简单的操作,实在是学不到任何可持续的技术。不怪个人不好学,而是所有SP人都知道,找漏洞才是关键,挣用户的钱的关键,不在于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。逻辑奇怪吧?但是的确如此。

难怪上方论坛里面的一位做SP公司BD的朋友感叹:现在终于知道为啥SP的BD工作不好做了,我们一直在干坏事,能好做的了么!

但是做坏事,好处又有多少呢?前面已经说了,即使多收了三五斗的人,也要为自己的房子债务买单。而且因为一直以来从事简单劳动,知识结构已经断层。在我所在的一个产品经理群当中,很多互联网公司招聘产品经理的时候,已经开始加注:一直做SP项目的产品人员除外。

一群为互联网行业做了贡献的人,正在面临被互联网抛弃的现实。而从05年以来的整治开始,行业漏洞越来越少,盈利空间越来越小,时至今日,很多没有离开sp的朋友们,和刚刚进入sp的朋友们,每天面临行业可能不复存在的风险,不仅可能失业,而且可能失去谋生手段的困境。

不可否认,这里面,有sp人自己的贪婪作祟,但是作为打工者,有谁不想多挣一些呢?我们也许更应该反思,如最开始所提到的,是什么样的原因,造成了这个行业的畸形发展,到最后,又应该是谁应该为这群结构性失业的人群负责?

与一个sp的朋友聊天,谈到有些sp人已经离开了,现在开着小的宠物店,过得还不错。但是也还有一些人,仍然在有今天不知道明天的经营着sp最后一点“暴利”。

面对sp朋友,我想说,尽早发展自己的其他技能,接受可能面对的经济断层可能性,让船整个被风暴摧毁的时候,自己还有上路行走的能力。

而面对整个行业,可能更希望的是,有所改变。或者是,打破垄断资源,实现完全的竞争,让所有的行业参与者用明规则而不是潜规则说话。当然,这个想法有点幼稚,现阶段不存在太大的可能性,大环境并非一个行业所能改变。

那么,较为现实一点的,是让垄断者负担起垄断的责任,不要把利润留给自己,把难题留给市场。在眼前的政策结构之上,任何放任都只会让新的空心层出现,放任资本的贪婪,并造成所有参与这个行业的人的阵痛。

想当年,看到父母一代,因为国企破产的风潮而结构性失业,心中惶惶然;今天,也目睹着身边的行业,时时刻刻有可能因为行业的规范清盘而让一大批人走向未知(其实现在已经是进行时态)。真切的希望,这群未知的人,不要继续跳跃到下一个空心暴利行业,为了自己的良心计,为了自己的长期发展计,回归良性的产业。当然,前提是,良性的行业越来越多,而不是越来越少。

今天,写下此文,向所有SP人致敬,不仅仅因为他们客观上为整个行业做出了贡献,不仅仅因为多数的人还具有未泯的良心,更因为他们是从属于更大的力量之下的最后牺牲者。与股市崩盘一样,最后接盘的人,用自己的努力,为更大的发展买单。还更因为,当其他行业的从业者,因为面临这种僵局,而饱受社会同情的时候,只有SP人,还要承受社会舆论的唾弃和“活该”的评价。

祝所有SP人,都能找到稳定的未来,让你们身后的家人、孩子,都可以有一片更好的蓝天。

Tags: , , , ,

星期六, 04月 25th, 2009 行业观察 没有评论